排列三和值上竤彩玩:盛世嫡妃

作者:秦简

    206。老臣死谏,徐氏离京

    墨景祈神色阴郁的看着眼前明显意气纷发的墨景黎。虽然因为许多原因迫不得已和这个弟弟和解了,但是那可不代表墨景祈真的真的就忘了墨景黎当初的叛逆之举,到如今他这个好弟弟还沾着云澜江以南的**地方呢。不想理会墨景黎,墨景祈就只能将

    目光放在走出宫门的太后皇后和刚刚下了马车往宫门前走来的福熙大长公主和昭阳长公主身上。淡淡道:“母后皇后你们怎么来了?”

    太后还未说话,就见皇后走到跟前衣摆微扬便往地上一跪,沉声道:“云州徐氏忠心大楚功在千秋,请皇上三思?!备诨屎笊肀哂屑父鲥?,虽然平素都不受宠爱,却也是出身书香世家的贤惠女子也跟着一起跪下,齐声道:“请皇上三思?!?br />
    墨景祈脸色一沉,还未说话,福熙大长公主和昭阳长公主已经走到跟前,只见大长公主推开扶着自己宫女,往皇后身边一跪道:“徐家所犯何罪皇上要抄没徐家?请皇上示下!”昭阳长公主倒是什么也没说,却是直接跪在了大长公主身边,意思很明显

    ,大长公主说的就是她要说的。

    “你们…你们…”墨景祈气得几乎发抖,但是福熙大长公主身份辈分在那里,却不能任由她这样跪在宫门口,连忙让身边的宫女去扶,一边道:“皇姑奶奶,有什么事咱们回宫再说罢。您…怎么回京来了?”大长公主却并不领情,淡淡道:“我老了

    不中用了,并不敢奢望皇上听我们这些老朽的劝。只是徐家于大楚实在是功德无量。莫说是他们没犯错,便是真有什么错皇上也当从轻发落。我虽年老昏庸,却还是要来求一求皇上的,还请皇上明察徐家之事?!贝蟪す髡庖环?,气的墨景祈几乎背过

    气去却始终哑口无言。再看看宫门前越聚越多的士子官员甚至普通百姓,墨景祈只觉得眼前一阵阵发黑,今天的事情只怕势难善了了。

    站在旁边的墨景黎心情却是出奇的好,当初他铤而走险起兵造反,虽然只暂居了江南的大半地区却比从前要好得多了。都说他墨景黎是当今皇上的亲弟弟受尽宠爱尊荣,但是以他皇兄那样的心性又怎么肯真的放权给他?在京城他也不过是比别的王爷看

    上去好看一些罢了。而现在,他占据着江南富庶之地,他的这位皇兄即使心中怒极却也不能对他如何。说起来,还算是墨修尧帮了他大忙呢。若不是墨修尧如今盘踞西北让他的皇兄无比忌惮,如今他也不能这样光明正大的回到京城。此时看到墨景祈气的

    脸色发黑,墨景黎面上不显,心中却是高兴的很。

    “皇姑奶奶,昭阳姑姑,皇**,你们这是做什么?还是快些起身吧,皇兄圣明定然会给徐家一个公道?!鄙锨耙徊?,墨景黎恭敬的劝道。

    只是他不劝还好,这一劝无疑是提醒了墨景祈,现在不只是京城的士子百姓朝臣,就连自己的姑奶奶姑母和皇后都跟自己作对。想到此处,一股气血冲上脑门,墨景祈厉声吼道:“徐氏谋逆其罪当诛!传朕旨意,徐氏满门抄家问斩!”闻言,宫门前顿

    时哗然一片。站在一边的墨景黎唇边悄悄地勾起一丝冷淡的笑意。在场跪求的人们还想再说,墨景祈早就气的怒火直冒了,抢先一步道:“谁敢再求情,与徐氏同罪!”

    众人都是一愣,突然人群中一个老者站起身来,大声道:“皇上,徐氏无辜,请皇上明察!”

    墨景祈眼睛微微眯起,射出阴冷的光芒。这个老者他自然认识,是已经致仕在家的前御史大夫。从前在朝中墨景祈就十分讨厌这个老是跟他说这不该,那不该的老头,所以墨景祈登基之前他就是御史大夫,直到三年前致仕也从来没有升迁过,“你好大

    的胆子,你将朕的旨意当成耳边风了么?”老人含泪道:“老臣不敢,老臣愿意一条老命求皇上收回成命!”说完,竟不管不顾的一头撞向了旁边的宫墙。宫门口的墙基都是以最好的大理石建成的,老者这一头撞过去只见白色的大理石上瞬间染上了艳红

    的血花。老者伏倒在宫墙下显然已经没有了声息。这早已致仕的老臣竟以死相谏求皇帝收回成命。

    “皇上,臣妾恳请皇上收回成命?!被屎笳酒鹕砝?,深深地看着眼前俨然在狂怒之中的男人。自从他登基以后十分忌惮前朝老臣功勋,自然对她这个出身功勋世家的皇后也是十分防备忌惮。无论她说什么他总是要怀疑她的用心,也从不曾认真听她半句

    劝谏。刚刚开始她只是谨记着父亲和先帝的训示想要做一个贤良淑德能够劝谏皇帝的贤后,渐渐地却心冷下来。但是今天的事却是无论如何心冷也不得不劝的,若是真让皇帝抄了徐家,只怕大楚当真要乱了。

    墨景祈一愣,脑海中灵光一闪吼道:“拦住皇后!”众人皆是一愣,却见皇后并没有任何动作,只是站在那里有些无奈地看向皇帝?;屎笮闹械奶鞠?,皇帝以为她也要以死相谏么?她身为皇后也是皇帝的妻子,怎么会让皇帝背上逼死妻子与皇后的

    罪名?墨景祈怔怔的望着皇后,脸上一阵青一阵白。一边大长公主却没有那么客气,冷冷道:“皇上既然如此说,就请一并锁拿了我这个老婆子,本宫愿于徐氏同罪!”

    有了大长公主起头,后面的人们也跟着喊道:“愿于徐氏同罪!”

    宫门外不远的斜对角一处阁楼里,半掩的窗户正好可以看到远处宫门口的景象,外边却看不到里面的人。宫门外的喧闹声自然也传进了阁楼里。窗边,冷皓宇端着酒杯懒洋洋的靠着窗户喝酒。坐在他对面的男子一身白衣俊逸清雅,眉梢微微挑起只绽放

    出清净如莲一般的风华宛如仙人,不是徐清尘是谁?徐清尘在当初知道叶璃平安归来并且有了身孕之后就知道将来必定是一场事故,而徐家决不能从这里面轻易脱身。所以一边尽快处理完在南方的事情便往云州赶去,回到云州和祖父父亲深谈了一番又赶
  • 推进58个重点项目 杭州加快钱塘江金融港湾建设 2019-04-17
  • 分级基金将黯然离场 10只分级B拉响下折“警报” 2019-04-08
  • 德媒:起好中文名,洋品牌入华第一步 2019-03-28
  • 外卖小哥:高温下订单量激增一倍 收入破万元 2019-03-24
  • 地中海上漂了8天 被“拒收”的移民船终靠岸 2019-03-21
  • 新飞行员开飞挑战“高险难” 试训滑跑起降课目 2019-03-21
  • 缓中趋稳总体平稳 中国经济实现增长动力再平衡 2019-03-21
  • “三个90周年”系列秋收起义90周年纪念活动新闻发布会在昌召开 2019-03-16
  • 【玛沁天气】最新玛沁今天天气,实时提供玛沁气温、空气质量、24小时天气预报、生活指数查询 2019-03-16
  • 高清:黄紫昌3传2射唐诗双响 U23国足友谊赛6 2019-03-15
  • 一桶冷水从此阴阳相隔!洗澡时千万注意 2019-03-13
  • 巴基斯坦学者:坚持走和平发展道路 中国为世界做更大贡献 2019-03-13
  • 无论什么制度关键是配套措施要跟得上,权衡哪种方法更科学。 2019-03-11
  • 特斯拉国内建厂、进口车降价 “狼来了”引发汽车业淘汰赛 2019-03-11
  • 淮北矿业党委理论学习中心组召开学习(扩大)会议 2019-03-10
  • 667| 489| 90| 1000| 445| 178| 973| 416| 101| 24|